台湾长照机构基督徒灵性关怀师 极为欠缺

2020-06-24

「很多人都在花时间延长病人生命,却有极少数人守在病人身旁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很多人从未想到死亡,当他们不会处理分离和失落时,就去自杀」、「灵性安适感才是我们的生活指标」。

 

台北医学大附设医院副院长、癌症中心主任、放射踵瘤科暨安宁缓和医疗科主任邱仲峯医师,于十月18日举行的「重症与安宁病患灵性关怀训练」最后两场课程中,以自身投入重症与安宁病房灵性照顾的实务经验,谈到重症及安宁病患的禾场非常大。所以他建立一套灵性关顾和训练模式,让更多有意接受训练成为灵性关怀师者投入。

 

灵性问题牵动身体心理

他表示,除安宁病房外,全台湾长照机构政府登记的有380多间,加上没有登记的有1000间。长照法三读通过后,规定每个长照机构要配灵性关怀师,现在灵性关怀师几乎都是法师,且有一千人拿到证照,「我们如果不做就给别人做!」

 

邱医师表示,一个人的灵性会牵动到本身的生理和心理。有的时候身体问题根源在于灵性,如能解决对方灵性问题,心理和身体才会同时得到解决。例如一个人嘴破,中医说是,火气大,西医说欠缺维他命B,如果还医不好,专业医师都知道是这个人身体免疫力有问题,而问题来自于生活有问题、心理有压力、灵里不平安。

 

即将面对死亡的人,更为明显,必须帮他们解决生命灵性的问题,才能让他们得到灵性安适感。当一个人灵性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就会产生身心困扰。他引用一篇论文指出,在美国末期接受安宁疗护的人,据统计有88%的人说,他们有灵性上的需要,但接受灵性照顾的人仅有6%,显见有太多人需要「灵性关怀师」。

 

灵性是最被忽视,而我们比较少去练习从事的事情。「你有甚幺放不下与不能原谅的?」他说,要接近一个病人,从宽恕与被宽恕做起,多半病人都愿意分享。

 

最后一天也可以灵性平安

他分享刚踏入安宁病房担任住院医师是从赖允亮教授和一位中医师的鼓励下开始,当年也是马偕医院设立安宁病房那一年。没想到刚进去时,根本没机会帮助病人,因为进来的病人都已经快要死亡,身为医师只要宣告几点几分死亡,失去当初设立的意义。

 

直到他有机会在安宁病房,协助教会一位小姊妹和妈妈、哥哥三人,原谅送进安宁病房的父亲过去曾经遗弃他们,让他们的父亲能平安地走,进而带领她的父亲在临终前决志信主。

 

她父亲离世前写下纸条说:「邱医师,谢谢你,最后这几个小时,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间。」从那一刻开始,让他意会到,原来在人最后一天也可以帮助一个人「灵性平安」。

 

现在台湾的医疗团队多半能帮病人身体痛苦减到最低;在心理层面上,有很多社工和心理人员进驻到医院和安宁病房,协助临终病人心理的期待和愿望。

 

近年来的努力,这方面进步非常大,因为它已被列入评鉴标準。但在濒临死亡相对困难的部分是「灵性关怀」仍然停顿,原因是我们民族性不太去想灵性的问题,相对很多人从未想到「死亡」。

 

死亡教育愈早愈好

他在「人生最后一堂课-死亡学与灵性关怀」中表示,很多人没学过死亡学,失恋就去跳海跳河,不会处理分离和失落。死亡学应从幼稚园到大学一系列完整教育、但目前停留在大学通识选修课程,没办法很多人接受学习训练。学校没有教,政府和教育部没有往下扎根,只好自己教。

 

他常用每年写遗嘱的机会,帮他的孩子做死亡学的教育,让他的孩子知道父亲不可能陪他们一辈子。如果父亲离开时,孩子必须要做甚幺事,他们必须有这概念和準备,间接训练他们思考一些事情,即便遇到甚幺状况,心里的哀伤和悲伤就不会过度。

 

死亡教育愈早开始愈好,内部愈讨论会愈健康。就死亡学心理学来说,一人预备死亡需要六个月,但是全台湾安宁疗护的病人平均剩不到一个月,甚至还有只剩三天送来安宁疗护。正规需要六个月才能引导患者从谷底翻身健康面对死亡,不是要进安宁病房才做,现在就可以预备,而且愈早愈好。

 

这些教育帮助我们提早面对死亡失落和分离,看清人生的需要在哪里。「善终」的定义是死而无撼灵性平安,灵性照护的基要是「爱」。

 

灵性关顾是场属灵争战

他提到灵性关顾的五面向:发现或寻求生命的意义、经历希望、宽恕或被宽恕、爱与被爱、与至高者的关係;以及三阶段:自我承认、深入探讨原因、找到解决方式,透过不断地自我评核,了解进行到那个阶段。最后他引用以弗所书六章12节经文,谈到人生的问题要以灵性来突围,灵性的照顾就是「属灵争战」,在这场域中要能得胜及助人得胜。

 

这项由安宁照顾基金会、林口长庚纪念医院护理部、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癌症中心和基督教史怀哲宣道会等主办的训练课程,于十月17、18日在林口长庚纪念医院第二医学大楼第二会议室举行,有十多位讲员分享。